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研究 / 内容页

赵朴初与草堂寺

时间:2016-09-27    来源:赵朴初研究会   发布者:admin  

 

    在全国和陕西众多的佛教寺院的山门及大雄宝殿,大都能看到赵朴初先生的题款。然而,在陕西着名佛教寺院草堂寺,除了山门及大雄宝殿有赵朴老的题款外,在该寺鸠摩罗什纪念堂东侧的碑墙上,镌刻着赵朴老于1982年4月13日书写的汉徘诗一首,诗曰:“万绿映庭阶,终南初日照人来,连城烟雾开。象教隐重彰,百福庄严坐道场,光明照十方。声气好相求,法音岂止暨三洲,从此广宣流。同驾白牛车,同供香华礼法华,同护法王家。慈悲度有缘,和风华雨遍遥无,世界尽庄严。”赵朴老,他那慈祥和善的面容和神态,至今令人难以忘怀。尤使人感动的是,他在草堂寺所作的这首汉徘诗,原稿至今仍珍藏在我手中。

 

    2006年,赵朴老关心的西安青龙寺部分庭院交宗教部门管理一事,记者找青龙寺主持宽旭调查采访,后写了一份内参,受到中央领导同志重视,指示相关部门调查处理。在与宽旭交谈中,得知赵朴老生前十分关心日本白莲教主庭青龙寺部分庭院被占用,活动场地窄小问题。突然我想到早在1982年春季,我当时在西安日报社任记者时,采访赵朴老,赵朴老亲自将五首汉徘诗交给了我的往事。经回忆,这是1982年春季,赵朴老先生在草堂寺一个法会上当众诵读的诗。至今已29个年头过去了,虽几次搬家,会不会丢失?诗是否还在?经过几个月从堆积如山的书籍中翻查,终于找出了这五首汉徘诗。这是赵朴老用毛笔在宣纸上书写的,笔迹清秀劲健,诗文佛意深远,释播着“文革”后佛光普照的喜悦。可惜的是由于当场诵颂,没有署名铃印。手捧着这珍贵的墨宝,当年采访赵朴老的情景不禁浮现在眼前……

 

    那是一个春雨过后的日子,万木葱绿,百花吐艳。我会同陕西日报社记者杨健、西安晚报社记者张愈昇(后调新华社珠海分社)及无笔画家吴金狮,一同来到西安宾馆。当时赵朴老下榻在西安宾馆,因给吴金狮的无笔画题过诗,认识吴,是吴领着我们去拜访赵朴老的。赵朴老身穿灰黑色的中山装,头发虽已花白,年已75岁高龄,但精神矍铄,亲切和善,颌下无须面红润,谈吐沉稳意邃远。他与我们谈无笔画,谈诗作,谈西安印象。当时我想,赵朴老是学识渊博、名闻遐迩的诗人和书法家,何不求他为报纸写首诗?我当即恳请:“赵朴老,您的诗在海内外影响很大,能不能为我们报纸写首诗?”赵朴老笑了,缓缓地说:“我这里有首诗,现成的,你可以拿去发表。”说着就拿出了洋溢着墨香的汉徘诗。“这是我在鸠摩罗什像奉安法会上诵读的。”赵朴老笑着说。我喜出望外,连忙捧起这张诗作。这时赵朴老的秘书在一旁挡驾,说:“这首诗原作你不要拿了,还是抄一下吧!”我说可以,就持笔抄录。这时赵朴老笑着挥了一下手,说:“让记者同志拿去吧,我都背过了。”然后,他简单地阐明了诗意,并用钢笔把诗中的“及”字改为“暨”字。当时由于激动,诗句未及让赵朴老详细解释,我就连声道谢,忙把诗稿装进了采访提包。

 

    回到报社,我连忙打开,仔细诵读。当时由于粉碎“四人帮”不久,对宗教宣传仍有顾忌,加之对诗句中的一些佛教用语还不理解,就把此诗藏之书画册中,一放近30年。现在此诗再现天日,怎不令人兴奋万分!

 

    经宽旭介绍,前年11月26日,我拜见了正在西安开会的草堂寺主持释谛性方丈和在青海西宁南禅寺谛峰主持。他们看了诗作后都感到很振奋。释谛性方丈说:“这首诗我们是从日本出版的画册中找到的,现已刻在草堂寺石碑上。没想到此诗原稿在你手上,太珍贵了,欢迎你到草堂寺看看。”

 

    1998年在厦门闽南佛学院毕业的谛峰主持对佛经有所研究。他看了这一汉徘诗后高兴地说,这首诗写得太好了,反映了赵朴老对粉碎 “四人帮”之后,“万绿映庭阶,终南初日照人来,连城烟雾开”的喜悦心情,讴歌了佛教(象教)十年“隐”没后重放光彩(重彰)和“百福庄严坐道场”“声气好相求”、诵念《妙法莲花经》(礼法华)为鸠摩罗什像奉安,使佛陀“光明照十方”、佛教“广宣流”以及“和风华雨遍遥无,世界尽庄严”的祈福和祝愿。

 

    前年春天,我和人民日报社群工部副主任龚金星一行来到草堂寺,瞻仰了鸠摩罗什法师雕像。释谛性方丈说,赵朴初对草堂寺的修缮工程十分关心,为中日佛教友好交流费尽了心血。他又说,鸠摩罗什曾于后秦弘始3年 (公元401年)12月12日到长安后,几乎是风尘未拂,便登上了草堂寺讲经法座。在国主姚兴的护持下,鸠摩罗什主持了佛教传入后的第一个国立译经场,即“逍遥园-大寺译经场”,他身为泽主,集“诸方英俊、一时之杰”,合三千僧,躬自传泽,罕有辍工,文出妙典,郁为称首,13年中共译佛经914部425卷,不愧为中国古代佛教典籍四大翻译家第一人。日本僧人日莲依据鸠摩罗什的《妙法莲华经》创立日莲宗,至今日本的3000多万信徒对鸠摩罗什感恩戴德,并称草堂寺为日本莲宗的祖庭。1981年7月17日至22日,应赵朴初和中国佛教协会邀请,日莲宗代表前来北京和西安谈向鸠摩罗什报恩并向草堂寺奉献鸠摩罗什雕像问题,商定由中方选用黄杨木雕制一尊1.1米高的正面鸠摩罗什坐像及莲花坐台、供桌等,同时决定对草堂寺大殿内外进行整修,以上花费由日方拨款支付,户县政府负责修通环山路至草堂寺3公里公路。1982年3月,草堂寺一期修缮工程基本结束;中旬,以日莲宗鸠摩罗什三藏法师遗迹显彰会副会长小林行雄为首的日莲宗访华使团先遗组来到西安,商议4月的开光法会。

 

    4月8日,以刚当选为日本佛教会会长不久的金子日威管长为名誉团长、松井大周、小林行雄为副团长的日莲宗友好访华团一行54人到达北京,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和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接见和款待。4月11日,访华团在赵朴初等陪同下,乘机飞抵西安。4月13日上午8时,日莲宗访华团与中国方面的僧人、居士一起及工作人员约百余人,在草堂寺共同举行鸠摩罗什法师奉安开光法会。在法会上,进行了严净坛场、上供、开光法语及诵经仪式,赵朴初写了这首汉徘诗,在当晚,日莲宗访华团举行答谢宴会,赵朴初当众将他亲笔书写的这首徘句朗诵,激起了宴会大厅的一片掌声。

 

    第二天,我们就在西安宾馆采访了赵朴初,赵朴初将此书写的徘句交给我 (其中修改了一字)后,又重新写了一幅送给访华团团长金子日威管长,并特在徘句后签名加注:“一九八二年四月十三日草堂寺鸠摩罗什三藏法师像奉安开光法会有作,呈金子日威管长大僧正猊下”……可见赵朴初不仅对诗作的字句斟酌,严谨认真,而且对日本佛友的尊重,不愿将修改后的诗稿奉送友人。当时,金子日威管长把这首诗顶在头上,满怀激情地说:“赵朴初先生写的诗,是这次活动最珍贵的纪念,要把它放置在本寺最显着的地方,供日本广大佛教徒瞻仰。”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中国古代是北传佛教的中心,中国汉语佛教在公元4世纪传到朝鲜,6世纪中叶传到日本。因此,佛教是东亚三国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和纽带。中日建交,就与中国和日本佛徒的努力分不开。为了加强中日佛教徒的文化交流,赵朴初曾将上世纪50年代日本朋友送来的“日中不战之誓名簿”用纪念照片的形式“交还”给日本佛教界朋友,又多次赴日本参加佛事活动,以期“确保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中日两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在他的倡导下,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于1995年5月22日在北京召开。1982年,他在草堂寺亲笔写诗,赠给日本佛教代表团,这正是他致力于中日佛教交流和发展中日友好的又一力作。释谛性方丈带领我们游览了草堂寺,瞻仰了鸠摩罗什法师木雕像和鸠摩罗什舍利塔亭以及大雄宝殿、烟雾亭等,还特意来到鸠摩罗什纪念堂东墙石碑上,观瞻了镌刻在石碑上的赵朴初吟作的徘句。我将原诗稿展出核对,字体相同,格式相似,仅是在诗尾多了注解和签名。随后,我与释谛性方丈持诗稿在碑文前合影,之后,释谛性方丈高兴地挥毫在宣纸上写道:“此汉徘五首系全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于一九八二年四月十三日为草堂寺鸠摩罗什三藏法师像奉安开光法会而作,赵朴初当场诵念修改后赠给日本金子日威管长大僧正,此为原作,现镌刻于草堂寺。草堂寺方丈释谛性。”文尾加盖了几方大印:“草堂古寺宝印”、“佛僧法宝”和“释谛性印”。


Copyright @ 2015-2018 安徽省赵朴初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
地址:太湖县政协办公楼 电话:0556-4160478 传真:0556-4185622 邮件:zpc4160478@163.com
皖ICP备0902645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