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赵朴初文献 / 内容页

病驰

时间:2018-09-05    来源:赵朴初研究会   发布者:admin  

     [双调武陵源] 途路风霜,又恹恹入病。二坚因为灾,杯羹莫进,四肢瘫软梦昏沉,人比黄花瘦损。

 

    药炉香影共氤氲,一枕辛酸梦不奇成。病里愁衷时忐忑,沪中人事可清平。我病了这些日子,不觉已入仲夏,我清姊多日无信来,未免悬悬不安,小何进城探信,日已西沉,该回来了啊!丑作小何持信上  

 

    [锦衣香四犯] 家计萧条,为人厮仆,上街下县走江湖。半生酒色,一梦呼卢,落得个两手空空囊内无。

 

    [丑面] 鄂中书叠至,报与敝东知。见主 禀主人,今天下县取信,上海一字也无,湖北来信有七封,请开看罢。 丑下,玉拆信看了一惊  “呀!秋间改成现在,我怎么来得及啊!”旦作祖姨上,玉持书见旦:“宋府改期迎清姨,就在本月中旬,我今晚就上路,家里一切事务,祖姨,您只好替我担任些时了。”旦沉吟了一下:“既是事关重要,必须速行,家事我当代理,只君病初愈,酷暑上路,家里怎能放心!望自己保重,大事办完,及早回来,免我久担重担。还有太君前,应该快去请命才是。” 玉见太君请命,太君答:“家事多,孩子多,你病刚刚好,又要急出远门,我不赞成。”玉再三禀告事情的重要,太君才勉强允行嘱早归。玉连夜兼行赴楚到沈宅。家人出迎,生作沈二郎见至:“姊:回来得好快,左家作馨表姊前半月从京都来,是她要给姊写信,姊可去找她谈谈。”玉车行至宋府,宋作馨急上握玉手道歉:“此行累妹矣! 现在仍定秋间办事,因谢炯畏热,他又要亲自送他姊姊,所以仍在秋间办事,我正想函止妹行,不料妹来得好快!”玉怏怏稍作酬应即驱车回沈寓,向婿萧二郎诉苦恼:“惟今之计奈何?耽搁太久,太君要责怪。家事又累尊亲,去既无情,留亦不安。进退两难如何是好!”婿提笔劝慰:且候至秋间,修禀太君为之乞缓。”玉亦作函致祖姨、谢清。

 

情极真无奈 都缘不自由  

修书为缓颊 权作此淹留


Copyright @ 2015-2018 安徽省赵朴初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
地址:太湖县政协办公楼 电话:0556-4160478 传真:0556-4185622 邮件:zpc4160478@163.com
皖ICP备0902645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