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赵朴初文献 / 内容页

迎冰

时间:2018-09-27    来源:赵朴初研究会   发布者:admin  

    昨晚老袁归报:清姊上坟回来,果然有点不适。今天我去看看。玉入院见侍女小梅:小梅,你清姑好吗?小梅:沈洁姑娘好早,我姑娘有点不好过,还没起床哩。玉入室骞。帷低视

 

    衷调过曲[孝南枝]只见她宝髻松,眉痕绉,比帘外霜花,同是一般消瘦,神寂寂是梦萦青冢,病恹恹她懒展星眸,只剩了思亲泪把枕函儿淹透。

 

    玉执手悲唤,冰长吁欠伸:妹何来许早?新凉,晨风刺骨,你太不珍重自己了!冰起梳洗倦卧,玉同卧闲谈,劝起少。进汤粥,小梅上,小梅暗牵玉衣,同暗下。梅白:我刚才去宋府,太太叫我为我姑娘铺设房间,宋老太太请沈小姐明天一早过去,有事商量呢。一宵已过,玉起梳洗整衣,辞冰出。乘车至宋府,宋府已装饰一-新,玉注目环视。唱:南吕[园林好]大门前已结的灯彩辉煌,正厅间满悬着扁对流芳,中庭厢准备好香车宝马,后庭厢供奉着木主先亡。白:唉,虽也十分热闹,总感到凄惨,心里十分难受啊!

 

    高平过曲[九回肠]说什么赫赫清名宇内影扬,堪慰那泉下高堂。我啊,只可怜她神经消受一桩桩,又不能替代伊行。

 

    玉入见诸人,老旦扮舅母,正生扮宋四郎,旦扮宋二姊,丑扮宋五郎领众相迎谦辞。舅母唱:新令[会何阳]留余庆寒舍增光,仗清操顿辉泉壤。感贤甥往返周张,任辛劳情关痛痒。今天啊,还请去迎归华毂,陪伴着她不许心伤!玉背唱:哎呀!这差事儿怎当?我这会儿已觉着意乱心忙!

 

    正生宋四郎白:已刻已到,请二姨沈妹同去迎请吧。玉与馨抵达谢寓,旦扮谢炯夫人出迎行礼。陪宋二姊坐客室,玉入室,待冰梳妆速共起行。冰唱:

 

    [正官端正好]大劫虽逃!猛忆起当年情事,更那堪昨日今朝!说甚么儿女情缘,人间名誉,我念中一一都消。为只为,当日先人缔好。承遗志,只索要傀儡登场去走一遭。

 

    玉携冰手随馨出,家人毕集,旦拭泪下,生扮谢炯侍姊登结彩马车,以袖擦泪。生唱:

 

    [雁过声换头]叹儿时椿萱亡早,只剩下图书四壁,家业萧条。都赖着姊氏贤劳,力助我内顾无忧,不使我文章潦倒。到而今服官江左风声好,宜室家儿女成淘。怎忍教连枝孤立,凤泊鸾飘。让她混过了两日三朝,仍随我归帆同棹。

 

众英雄亦有泪 生不肯乱沾衣

众此日青衫湿 生非为感别离


Copyright @ 2015-2018 安徽省赵朴初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
地址:太湖县政协办公楼 电话:0556-4160478 传真:0556-4185622 邮件:zpc4160478@163.com
皖ICP备09026452号-2